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永堕黑暗 第九章 处女血在洁白的床单上绽放

时间:2018-02-09 秋天,驱赶掉最后一丝夏日气息,终于大张旗鼓地进驻到了C市。
  青议长生前提议召开的特别议会如期举行,出人意料的是被废黜的史议员成功击败对手,当选为新一任议长。
  此后,政界警界不动声色大换血,走马灯一样来回穿梭,眼花缭乱,唯一能让人们看清的是以史议长为主导的时代来临了。
  似乎是精心组织的一出造势戏,盘踞在津河区多年的黑帮开始纷纷粉墨登台,势力慢慢扩张到其它街区,其中尤以一个新成立的帮派「小川堂」的扩展最令人侧目,据说此帮有极深的白道背景,又有层出不穷的狠辣手段,一夜之间平步青云,大量吸纳帮派游离分子和闲散人员,兵不血刃地接受了津河区一些小帮派原有的地盘及「丽歌大舞台」等物业,实力膨胀速度之快一时无两。
  为首的是个人人敬称为陈先生的神秘人物,不过他深入简出,很少有人能一睹其真容。
  就在一片秋雨飘零的气氛中,C城形同陷落。
  薇无心理会外界之事,青岚案的第二次开庭日近,而收集证据的事情没有任何好的进展,似乎有人在尾随他们,监视他们,只要偶有一丝希望就会马上被泯灭。
  每次面对周文眼中燃烧的希望的光芒,薇都负疚得得心在绞痛。
  「看,你都瘦成这样了,生死有命,成事在天,不要再操心了,放弃吧。」
  周文也在心痛,望着玉人的日渐憔悴。
  薇执拗地摇摇头,她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这么多日的奔波不仅没能消磨她的意志,反而更加坚定了拯救爱人的决心。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你。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
  这天,张律师忽然打来一个电话,说,「我了解了,要救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这个人。」
  薇按照张律师给的地址找到了这间古朴的欧式小别墅,院内林木森森,小径通幽,显示着主人高雅独特的品味。
  这里面住着谁,姓什么她一概不知道,这个神秘人真能在关键时助她一臂之力吗?
  「陆小姐吧,我家主人在等您,请随我来。」
  一位漂亮文雅的女侍打开门,有礼貌地请她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甚至整幢小楼都静悄悄的感觉不到人烟。
  薇矜持地坐下,却见女侍手里捧着一迭折好的浴巾和浴袍出来,「对不起陆小姐,我家主人有洁癖,来访客人务必请先行沐浴。浴后您还是可以用原来的衣物。」
  哪有这等待客之礼?
  薇心中暗暗恼怒,但女侍彬彬有礼,无一差池,处处现出大家风範,着实讨人好感,想起她来的目的越发犹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许这家主人确实与众不同呢。
  许是自己多虑了,她思虑再三,还是无奈地随着女侍往浴室走去。
  薇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华贵精緻的浴室,小至喷头大至装饰风格无不体现着欧典名家设计的精到,浴缸就像小小的游泳池,碧绿的水面上飘浮着新鲜的花瓣,整幅墙的豪华落地银镜倒映着乳白色的浴室全景,纤毫毕见。
  「盆浴还是淋浴?」
  女侍请示她。
  「淋浴吧。」
  薇羞涩地说,不是女侍慇勤地为她打开龙头还真不知该怎么弄这些洋玩意。
  她急于出去办事,等女侍轻轻合上门,就除下套装往水瀑中走。
  一入水瀑她就舒服得禁不住轻唤了一声,这套进口的淋浴设施是最新智能型的,可以侦测人体最适温度自动调节水温和水速,还能从不同的角度喷溅出水柱、沐浴液帮助人清洗难以企及之处,蒸出的水汽中好像还含有某种化学物质,让人舒缓神经,消除疲乏。
  薇渐渐陶醉得进入忘我境地,很久没有这样舒服地洗一个澡了,也许是职业习惯,不论做什么动作,都像她的舞姿一样优雅,此刻,就像在舞台上一样,尽情舒展开双臂,挺起胸来,让温暖的激流从她盈盈一握的双乳之间沖刷而下,汩汩流过她优美的腰线和修长的双腿,水流更像奇特的饰品,将一具本已完美无暇的胴体装点得流光溢彩,散发出迷幻般的魔力。
  穿过薇面前的玻镜,竟是一个隐密的房子,陈先生坐在沙发上,尽情地欣赏着面前的女人沐浴时的曼妙风姿,透过那面双面镜,无知无觉的薇就像裸露的孩子,单独地放肆地为这个男人表演着。
  「值,真值。」
  男人喃喃说。
  刚才的女侍正跪在他张开的胯间,拚命吸啜着粗涨的阳具,搅拌烂泥似的令人脸红的啧啧声不绝于耳。
  「比我们强吗?」
  女侍娇嗔道,刻意作出妖媚模样。
  陈先生心情甚好,拍拍女侍的脸蛋,「我已很少见到像她这样让我心动的女人了,你们,嘿嘿,和她没法比啊。」
  穿着齐整的薇走进书房,新浴后的肌肤泛出潮红的光泽,就像春风吹动下青草萌动的气息,令人迷醉。
  陈先生背向而坐。
  「请坐,林小姐。」
  他转过身来,面带微笑。
  薇却看到了那双眼睛,那双在黑暗中冲她狞笑的眼睛。
  「啊,你是,你是……」
  她惊恐地尖叫一声,是的,是那双曾让她多日不敢入眠的狞恶的眼睛,是他,就是他劫持了你,就是他陷害了周文,快逃,快逃,一个声音在催促她。
  刻骨的恐惧重新流回到她的身上,力量在迅速逝去。
  陈先生有些愕然,转而笑了,「你认出我了?!聪明的女孩,看来我们更好谈话了。」
  「魔鬼,我不会与你打交道。」
  薇鼓起勇气,往门边退去。
  「站住。你就眼看着周文死吗?」
  声音不大,听在薇耳中如同晴天霹雳,她再也迈不动脚。
  「不,不。」
  「如果说世界上唯一能救他的只有我,你信吗?」
  「不信。」
  「不,你相信,只是害怕,害怕我拿不出足够的诚意。」
  薇不语,魔鬼那双锐利的眼睛将她一眼看透,是的,她不会怀疑他的能力,却绝不相信他的诚意,他有什么理由来拯救他的仇人呢?
  「不要紧,」陈先生大度地说,「我可以先让你看看我的手段,让你亲手将周文从死囚牢里接出来。」
  「于你有什么好处?」
  陈先生就等着这句话,瞇瞇笑中闪动着淫慾的火光,「那就涉及到我们之间的一个小交易了。」
  一周后,法庭再次开庭,令人目瞪口呆的是,整个形势与上次完全颠倒,原本慷慨陈词的控方一下子变得证据不足,证人也纷纷翻供,说是受了警方的收买和唆使,更劲爆的是,警方的尸检人员作证说精液和指纹在现场根本没有,都是后来做的手脚。
  法庭秩序顿时混乱,人群大哗,控方和警方狼狈不堪,在座相关人员纷纷掩面离场。
  法官宣判,周文强姦杀人证据不足,当庭释放。
  翻供的那些人则因伪证罪被法警立即逮捕,那些人也坦然相受。
  喧嚣尘上的青岚案就是以此等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丑剧告一段落。
  入狱出狱,如同一场儿戏,周文再一次走在自由的日光下,感到的只有茫然和失落。
  因为他最心爱最牵挂的薇,从开庭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现。
  薇,你在哪里,在哪里啊?
  记者苍蝇似的拥集着他,闪光灯打个不停,无数个话筒凑在他的嘴角,无数个问题一涌而至。
  周文却是傻傻的,眼神无焦点地环顾着,站在人潮中心似是那样的孤独。
  街角一台奔驰车上,茶色玻璃缓缓摇起,戴着墨镜的薇无力地靠到皮椅上,眼中噙着晶莹的泪花。
  一只手肆无忌惮地搁在她光洁的大腿上,薇颤抖的手抓住企图伸进裙内的禄山之爪。
  陈先生不为己甚,得意地看着眼前已逃不脱魔掌的美丽艳兽,笑道,「怎么样,没骗你吧。什么狗屁国家机器,不过是我陈某人的一个玩物,要它卖身它不敢自慰,哈哈哈,哈哈哈哈……」
  近在百步之内,相恋之人不得相见,命运之魔在这种时候显得分外残忍。
  轿车静静驶入欧式别墅…
  同一时刻,周文满街满巷疯狂找寻失落的爱人,手指颤抖着拔下一个又一个号码,双腿疲倦地冲进一个又一个地方,得到的只有同一个答案,不知道。
  连最应知情的小兰也说有好几天没有见过她的蹤影。
  失望,紧接一个失望。
  薇,你在哪里?
  周文站在警局门口,一位旧同事从他身边匆匆走过,又疑惑地返过身来,「周文?真的是你,你来干嘛?喔,对了,有个坏消息告诉你,在你拘禁期间,上峰发了正式文件将你除名了。」
  「什么理由?」
  「说是损害了警队的声誉吧,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我要找袁大头说个明白,凭什么。」
  「别找了,找天王老子也白搭,袁大头就是因为帮你讲了几句好话,早就发配到交通组去了,换了个新头,谁还再敢吱声哪。跟你说句实话,如今哪,兵不兵,匪不匪,早就不是过去那世道了。」
  旧同事喟歎一番,左右看了看,便匆匆作别,临走还在嘀咕,「想不到袁大头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周文心力交疲,瘫坐在台阶上,茫然望向天空。
  黄昏,天边血一般的红,如处女的血。
  透过轩窗,薇正在看那几抹残红。
  罗裳尽解,曼妙尽致的胴体就像初生的婴儿,平展在宽大柔软的水床上,每一寸肌肤光泽动人,完美无瑕,精巧挺拔的峰峦微微起伏。
  脸色,没有红潮,只有异常的苍白。
  她的手脚呈大字状锁在床的四角。
  本来,陈先生也是如对珍贵名器一般想用温柔手段共度这来之不易的浪漫之夜,尤其是在发现她竟是处女的时候更是欣喜若狂。
  然而,薇断然拒绝他对身体的触抚亵玩,只想尽快完成这笔骯髒的交易,熬过这个不眠之夜色,根本不会有任何配合和激情,结局也可想而知,陈先生如同周文几次尝试过的那样,在那个紧小乾燥的洞口厮磨良久也不得其门而入。
  陈先生发狠,老子不信你真是个性冷感。
  他才不会顾忌薇的感受,说干就干,耳垂,腋下,肚脐…
  女性各个敏感部位他都要摸到舔到,已是哀羞之极的薇自然不肯轻易就範,不顾当时立下不反抗的承诺,拚死挣扎,让陈先生动了真火,索性粗暴相待。
  如此,陈先生便在那具张开到极点血脉贲张的胴体上放肆所为,不虞有任何后果。
  女人柔软滑腻富有弹性的美肉竟让他因溺爱而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造物主造出了如此美艳至骨的女人,又慷慨地赐予给他陈某人,实在是他陈某人的天大福气啊。
  然而,无论他使出何种挑逗手段,女人始终咬着牙忍着,就是不动情。
  难道要用药才能达到目的?
  陈先生实在不愿第一次就用在薇身上,那实在是暴轸天物。
  指头滑到菊肛。
  娇躯突然一震,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陈先生哪会轻轻放过,在洞口紧一圈松一圈地揉搓,女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薇美目紧闭,慌乱道,「不,不要啊。」
  身体却逐渐不听使唤,在魔指的挑逗下,不仅菊肛带动整个臀部,接着是整个下半身轻轻颤动,乳头也开始坚硬,淡淡的红晕飞上了面颊。
  一探前庭,竟有了湿意。
  陈先生大喜,「靠,原来要玩屁眼你才会出水啊。」
  薇此时恨不得死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从来洁身自好,对性的所知都不是太多,根本想像不出菊肛会是她的性感带,男人手指玩弄那里时,她本来以为会噁心,不料却有一股电流从下身击入大脑,邪恶的快感以那处为始点向身体各处源源不绝地散开,越来越强烈,与精神痛苦形成巨大反差,交织折磨着她快陷入瘫软的神经。
  天哪,为什么会是这样?
  陈先生欲彻底粉碎她的自尊,冷笑道,「不信吗?给你看样东西。」
  他将手指从她下身抽出,抹在她的红唇上,凉凉的,带点腥味的液体,她体内第一次示于人前的爱液。
  在花园深处,爱液以不可阻挡之势,滋润着即将被开垦的土地。
  因滋润而鲜艳的花瓣,悄然开放。
  陈先生并不放过她,几根手指同时在两个洞口间熟练地来回搓动,时紧时松,时轻时重,另一只手则在胸乳各处的肌肤上轻抚,放鬆她的紧张情绪。
  防线一旦破裂,就以加速度崩溃,春潮从下身漫向脑海,又从头顶席捲回来,连一直几乎都找不到的阴蒂都剥露出小豆。
  女体不停地试图扭动,起先是因为哀羞,后来就变成了不自觉的颤抖,口中呻吟出声,陈先生敏锐地感觉到女体的变化,不失时机地在小豆粒上用指甲连弹几下,同时加重力道狠狠摩擦充血的唇壁。
  呀~~薇带着惊恐地长呼,宣告着女人生平的第一个高潮,竟是在恶魔般男人的手指狎弄下,就这么倾洩而出了。
  眼泪,一颗一颗,一串一串,无声滚落…
  陈先生擦擦满头的汗,得意地大笑,昂首吐信的巨蟒,从容迫近不再设防的圣地。
  处女血,在洁白的床单上绽放,艳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