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七集:风云际会 第九章 旖旎雨夜

时间:2018-02-09 小玄无可奈何,只好放弃夺酒之念,转向白眉翁请教酿酒之法,进而谈到材料的提炼。
  「若是不识提炼之法,便等若暴殄天物,譬如你把红玉草果子直接入酒,就是糟蹋了极好的东西。」
  白眉翁边说边从袖里取出两个小纸包,递与小玄道:「还你。」
  小玄一怔,接过拆开,见是一紫一赤两堆细幼粉末,诧道:「这是什么?」
  白眉翁道:「你那红玉草果子的果肉已给我提炼出来入酒了,这紫色粉末是从果籽中提炼出来的精华,赤色粉末是从果皮中提炼出来的精华,两者各有妙用,皆是炼符做药的绝佳材料。」
  小玄张大了嘴巴。
  「只要识得提炼之法,便能物尽其用,好东西是点滴不容浪费的。」
  白眉翁道。
  「我把红玉草果子丢进酒里就一股脑喝了,而老伯您却不但能酿出味道更好的酒,还多提炼出了两种材料来,真是太厉害、太了不起了!」
  小玄佩服万分道。
  白眉翁微笑道:「善于提炼,甚至可化腐朽为神奇,况乎红玉草果子这种极品材料。」
  「敢情……老伯您是位炼材大师?」
  小玄恭敬道。
  「我不是。」
  白眉翁援着须道:「不过我有几个弟子倒算是。」
  小玄呆了一呆,心中越发敬佩,忽叫道:「啊,有一样东西请您帮忙瞧瞧。」
  说罢念动禁咒,启了如意囊,朝空处一指,但见青影闪动,一只大得惊人的巨禽倏地现出,顿时塞满了半边屋子。
  旁边双姝唬了一跳,定眼瞧去,方知是死的,紫儿惊道:「好像是只鸾哩?」
  「天,这么大,怕有好几千岁了吧?」
  碧儿拍着心口道。
  「没,只约一千出头。」
  白眉翁凝目道。
  「老伯您帮我瞧瞧,这头大鸟能提炼出什么材料来吗?」
  小玄满怀希望道。
  白眉翁上前,翻看了一下七焰灵鸾的尸体,道:「本来嘛,至少可以提炼出上百种材料的,可惜你没有保存好,眼下恐怕只能提炼出十几种甚至几种了。」
  「呜……」
  小玄听得万分心疼。
  「这鸾原非凡物,如今灵元已失,再不处理,过些日怕是颗粒无收了。」
  白眉翁又道。
  「啊!」
  小玄急道:「那……老伯您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提炼出来的东西咱们对半分。」
  「对半分?」
  紫儿叫道,跑到他跟前一双俏目拚命地眨啊眨。
  「干嘛?去去去!」
  小玄心烦意乱地将她一把拨开。
  「唔……」
  白眉翁沉吟了片刻,道:「好吧,那老朽就动动筋骨,好久没碰如此大块头的东西了。」
  旁边的紫儿颓然坐下,咬牙切齿地悄对碧儿道:「这笨蛋是个大白癡,竟把这么宝贝的东西跟人家对半分!」
  「处理这头大鸟需要多久?」
  小玄问。
  「少则一夜,多则三天。」
  白眉翁道。
  「那好,过两天我再来取。」
  小玄道。
  「过两天?」
  白眉翁眉头微微一皱,道:「你想离开这里?」
  「是啊。」
  小玄忽似想起了什么,忙道:「对了,老伯您能不能告诉我们离开这大林子的办法?」
  「没有办法。」
  白眉翁道。
  「没办法?」
  小玄愕然,强颜笑道:「老伯您是不是在开玩笑?」
  「这林子名曰迷林,即清者自清,迷者自迷。于清者而言,这林子不过咫尺方圆,跨步即出,若于迷者么,嘿嘿,这林子可谓无边无际无穷无尽,永世难离。」
  白眉翁道。
  小玄等三人听得目瞪口呆,碧儿冷笑道:「我才不信,世上哪有这样的林子。」
  白眉翁却不理睬她,瞇眼望着小玄又道:「老朽瞧你眼下迷迷糊糊失魂落魄,怕是出不了这林子的,不如就留在这里吧。」
  「不行!」
  小玄一阵心惊莫明,道:「绝对不行!我师叔还在等我呢。」
  他越想越急,哪里还呆得住,倏对两个女孩道:「我要走了,你们走不走?」
  「走啊,我们也有要紧事要办哩。」
  紫儿道,撑着桌子同碧儿一道立起,显然醉了,两人身子皆有些摇摇晃晃的。
  小玄朝白眉翁躬身一揖,道:「多谢老伯款待,小子改日再拜。」
  「如果出不去,你就回我这里来吧。」
  白眉翁微笑道,笑得高深莫测。
  小玄有些狐疑地瞧他的笑容,道:「不劳挂心。」
  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多谢老伯啦,你做的菜真好吃,我们会记住您老人家的。」
  碧儿对白眉翁笑嘻嘻道,却给紫儿把手一扯,急急就去追赶小玄。
  小玄出到屋外,召鹿蜀车,一跃而上。
  「喂,等我们呀!」
  紫儿叫道,姐妹俩玉臂一展,蝶儿般飞上了车。
  白眉翁站在门口,背负双手望着鹿蜀车飞上空中,直至消失不见。
  「他走了?」
  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忽在背后响起。
  白眉翁立转回身,屋里已不知何时多了个绝色女子,他微微一愕,急忙撩起袍角曲膝跪下,道:「不知圣后驾临,有失迎迓,还望圣后降罪。」
  「起来,你我不必多礼。」
  绝色女子道。
  白眉翁这才立起,道:「圣后是为他而来?」
  绝色女子却道:「他一定要走是吗?」
  「嗯。」
  白眉翁颔首应道:「不过他出不去,我已改换了禁制,无论他朝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转回到我这来的。」
  「你有心了。」
  绝色女子道。
  「唉……如今的他已非昔日可比了,外面又是险恶重重。」
  白眉翁歎道。
  「吾界近临一个万世不遇的大劫,我分神不得,他的安危就拜託你了。」
  绝色女子道。
  「圣后放心,无需您吩咐,就凭当日他上凤凰崖相救之恩,白眉自该肝脑涂地。」
  白眉翁道。
  「此次来者甚多,来头不小,你需要什么协助儘管说与我知。」
  绝色女子道。
  白眉翁沉吟了片刻,道:「不用了,只是天庭及西方二路,还请圣后退之,余者白眉皆可应付。」
  绝色女子点了下头,道:「据我所知,重元子也打算下凤凰崖,你想自个应付他么?」
  「他也要来?」
  白眉翁眉头一皱,道:「那……这一路也请圣后出手吧,那厮有样功法专门制我,白眉至今都想不出什么破解之法。」
  「好。」
  绝色女子道。
  「圣后适才说,吾界近临一个万世不遇的大劫?」
  白眉翁问。
  「嗯。」
  绝色女子应。
  「这劫来自何方?是何来头?」
  白眉翁继问。
  绝色女子面色凝重道:「不晓得,界中的诸尊诸老同我一道做了数月功课,然却始终卜算不清,正因如此,可知此次之劫非同小可,吾界半点马虎不得。」
  「唉……自从他遭逢大难之后,界中能者强者虽多,却无一能为圣后分忧了。」
  白眉翁又歎。
  绝色女子默然不语,轻轻闭上了美目。
  「不过,先天太玄好像仍在,待白眉想个办法看能不能使他快些强大起来。」
  白眉翁道。
  「千万不可。」
  绝色女子摇头道:「拔苗助长绝非好事,再者,他虽为玄狐,却非吾界中人,上次之所以遇难,多少与吾界有关,为此我已痛悔万分,如今再不可为了。」
  这回轮到白眉翁一阵沉默。
  「其实,从前两世玄狐来看,他这一世也必定会强大起来,可我……」
  绝色女子歎息道:「却盼他就这么一直微弱下去,时间久了,说不定诸神诸佛就会把他给忘记。」
  「圣后……他,真的就是他么?」
  白眉翁道:「还是只是他的后人?」
  绝色女子思索着道:「我不清楚,玄狐一脉谁都难穷其秘,但我总觉得第一世玄狐跟第二世玄狐就是同一个人,而且……」
  她那张绝丽的容颜上忽尔红晕悄泛,隔了好一会才道:「他曾亲口对我说,只要他在,下一个玄狐就永远不会出现。」
  太阳已向西斜,大片大片的绿从底下电掠而过,然而就是无穷无尽不见尽头。
  小玄心急火燎地驾车飞驰,脸色越来越难看。
  「呜……呜呜……」
  「哦……哦……」
  两个女孩却放浪形骸地趴在车座两沿大呼小叫,声音时高时尖、时娇时妖,无比的放纵恣肆。
  「别闹了!吵死人了!」
  小玄恼火道:「叫你们别喝太多,现在好了吧!」
  「喂,你是说我们醉了吗?」
  紫儿笑嘻嘻道,一双粉腻白臂忽然缠了上来,从后面软软地攀搂住了他的脖子。
  小玄微微一震,惊道:「干嘛?坐好!」
  「人家醉啦,站不稳啦。」
  紫儿搂着他腻声道。
  小玄心头噗通乱跳,又喝道:「给我坐好去!」
  「不嘛,人家就要小白哥哥扶!」
  紫儿继续撒娇纠缠,软绵绵的酥胸挨上了他的背心,红艳艳的樱唇也几乎贴到了他的耳心,吐着又湿又热的熏人酒气。
  「快坐好!小心我把车子摔下去!」
  小玄浑身发热。
  紫儿哼道:「我才不怕,人家会飞的呦。」
  小玄满头大汗,眼角突然瞥见旁边的碧儿把大半个身子探出了车外,似在呕吐,不由大惊道:「快去把她拉回来,小心一个觔斗栽下去!」
  「车子这么晃,我怎么过得去?」
  紫儿却道:「再说你离她比我近,又怎么自己不去拉?」
  「没见我在驾车么?」
  小玄粗着脖子吼,见碧儿身子越倾越出,心中发毛,赶忙转身去捉她。
  碧儿猛地回身,一头就扑入了他的怀里。
  「吐了是么?」
  小玄瞪着眼道。
  碧儿望着他吃吃憨笑。
  「这下知道难受了吧!」
  小玄气呼呼道:「我在驾车,都给我坐好去!」
  这时候身上给两个千娇百媚的人儿攀着搂着,无疑是件极考验意志力的事。
  「呜……」
  碧儿嘤嘤哼吟,像只小母猫般往他怀里直钻:「人家难受死了,人家要小白哥哥抱。」
  紫儿倒是放开了他,却爬到座位上高高地站起,挥舞着双臂又嚷又叫:「呼……呼……我飞……我要飞……我要飞到天上去……」
  小玄瞧得心惊肉跳,怒喝道:「快下来!你想给风刮下去么?」
  「我掉下去你心疼么?」
  紫儿笑嘻嘻道。
  「心疼个头!我又不是你爹!」
  小玄黑着脸喝。
  紫儿竟在车座上蹦了起来,啦啦啦地又唱又跳,紫裳墨发皆给大风拉得笔直。
  小玄脸都白了,大吼道:「别疯了!」
  紫儿却惘若不闻,蹦得愈高愈欢。
  「莫闹了好不?」
  小玄颤道,声音低软了许多。
  「那你心疼不心疼?」
  紫儿得意地盯着他道。
  「心疼心疼痛得肝肠寸断心碎欲绝你若掉下去我也不活了!」
  小玄崩溃道。
  「这可是你说的哟,日后不许赖哦!」
  紫儿咯咯娇笑,高高地就从车座上扑了下来,再次搂住了他的脖子,湿软滚烫的樱唇竟在他颈后耳侧亲了几下。
  「啊,那我也要!」
  怀里的碧儿倏撑起身,也在他的下巴和脖子上火辣辣地亲了几口。
  小玄阵悸阵麻,正在焦头烂额之际,突然盯着前方目瞪口呆。
  两个女孩觉察,抬眼望去,就瞧见了白眉翁的几间屋子和菜园。
  「怎么转回来了?」
  小玄愣愣道。
  「有人没专心驾车呗。」
  碧儿笑嘻嘻道。
  小玄想起白眉翁脸上的笑容,心中疑惑起来,猛一甩鞭,调转车头,又朝远处驰去。
  谁知过了半个时辰,竟又第二次转了回来。
  「到底怎么回事?」
  小玄惊疑不定。
  「我总觉得那老头子有古怪,你适才还对他那么大方!」
  紫儿道。
  小玄白着脸调转车头。
  待到晚霞满空时,鹿蜀车第三次回到了白眉翁的屋子前。
  小玄心中震惊,面容反而沉静下来。
  临走前白眉翁那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此时在他脑海里已变成了得意的嘲笑。
  「天快黑了哩……」
  紫儿望着四周道。
  这时,两个女孩的酒已醒了许多,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周围都快看不见了,林子里又有巨熊那样的恶兽……要不,我们下去歇一晚,明儿再作打算?」
  碧儿心慌道。
  「绝不!」
  小玄铁青着脸道。
  「可是,跑了这样久,它们也累了呀。」
  紫儿担心地望着车前那几头已在喘气的上古奇兽。
  但小玄已调车头,再度驱车奔向远方。
  整座森林毫无徵兆地倏亮一下,紧接着天空霹雳炸响,豆大的雨点漫空砸落下来。
  「啊,下雨了!」
  碧儿叫道。
  「呜……」
  紫儿用手遮摀住头顶,哭丧着脸嚷道:「我的髮型要完了,快找个地方避雨呀!」
  「真倒霉啊,偏偏这时候来下雨……」
  小玄心中一阵疲惫,环顾四下,哪里找得到避雨的地方。
  「下去瞧瞧,说不定林子里有避雨的地方。」
  碧儿道。
  小玄只得驱车下降,飞入密林之中。
  穿过密密枝叶,顶上已是雷声滚滚,大雨瓢泼而下,漆黑的林中顿时烟茫茫雾朦朦一片。
  雨水劈头盖脸流下,似要把人窒息方快,小玄努力睁眼,驾着车子东奔西窜,以期找到避雨之处。
  又一道粗巨闪电从天劈落,照得四下亮如白昼,碧儿忽然指着一处大喊:「那边!」
  几于同时,小玄也发现了旁边一株大树的近根处有个大洞,急忙驾车驰去,奔到跟前,先把两个女孩送入洞中,这才随后爬了过去。
  三人鬆了口气,但身上皆已落汤鸡一般,树洞并没多大,三个人贴肤挤着,冰凉凉的异样难受。
  小玄念动禁咒,把尚在洞外的鹿蜀车收入如意囊中,心中一片沮丧:「看来今晚是回不去了……师叔找不着我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哩……呜……都怪我到处乱跑……」
  「呜……好冷……」
  碧儿可怜巴巴地呻吟,紫儿也在黑暗里微微哆嗦。
  然而雨却愈下愈大,雨点如炒豆似地摔打在树叶上,阵阵寒风无情地直灌洞中。
  「她们喝了不少酒,又吹了大半天风,再加上淋这一场雨,真是够她们受的。」
  小玄心中怜惜,但也无计可施。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哇?呜……我要回客栈……我要泡热水澡……我要钻进暖和的被窝里……」
  碧儿梦呓般道。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们毕竟是为了我才莫名其妙地陷在这迷林里……」
  小玄想到此处,心中更是过意不去。
  「唔……小白哥哥的身上好暖和哩……」
  紫儿低吟,软绵的娇躯紧紧地贴着他,相挨的地方已给两人的体温烘乾了许多。
  小玄脑海里倏地灵光一闪,不禁欢喜起来,当即悄提真气,运转离火玄功,身上顿然烘热了起来。
  「咦?」
  紧挨在他身畔的两个女孩立时察觉,便如冬日里蹭火炉的猫儿贪婪地向他直贴过去。
  小玄身上越来越炽热,过没多久,竟把三人湿透的衣服完全烘烤乾了,而他们原本冰冷湿涩的肌肤也变得温暖光滑起来,贴在一块美妙异常。
  「唔……好舒服……」
  紫儿懒洋洋地呻吟,声音娇腻得惹人遐思。
  「好困……」
  碧儿也在嘤咛,螓首枕着男儿的胸膛连打哈欠。
  对比起外面的寒风冷雨,此刻的洞中温暖如春,三人疲倦之极,先后在轰鸣的大雨声中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漆黑中忽然响起「啊」的一声,小玄叫道:「别闹。」
  原来不知谁在他的耳垂上悄悄地舔了一下。
  可是对方却不依不饶,又在他左边的颈侧轻轻佻舔,那舌儿又湿又滑又暖,极是活泼调皮。
  小玄仍处半睡眠状态,迷迷糊糊间一时想不起挨在左边的是哪个女孩。
  调皮的小舌又溜回耳畔,倏一下点进了他的耳心。
  小玄浑身一震,下意识地抬手欲挡,不想手肘竟碰触到一团软绵绵娇弹弹的东西上,立闻有人「啊」地叫了起来。
  「怎么啦?」
  紫儿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声音慵懒,显然也是刚刚睡醒。
  「有人偷偷碰我胸脯。」
  碧儿娇声道。
  「我可没有哦。」
  紫儿笑嘻嘻道。
  小玄狼狈万分:「我……我不是故意的。」
  「原来……」
  碧儿贴了上来,樱唇抵着他耳心狐媚道:「原来你这么坏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里边太窄了。」
  小玄苍白无力的辩解,突然耳心一麻,那条滑溜溜的小香舌竟又鱼儿般钻了进来,他如遭电殛,但这回岂敢再乱动。
  「咦,小白哥哥,你干嘛喘这么大的气儿?」
  另一边的紫儿问。
  「没……没什么,可能有点……有点感冒了。」
  小玄拚命抑制呼吸。
  「心跳也好快哩。」
  紫儿的一只手儿捂上了他的胸口,继而摸索着从襟口悄悄地钻了进去……
  小玄口乾舌燥心跳如擂,就在这时,不知谁的一条大腿打横盘来,正巧软绵绵地压在微已肿胀的肉棒上面。
  他闷哼一声,剎那怒勃而起,肉棒擎天柱般顶住了那条惹祸的腿儿。
  耳边的碧儿轻笑一声,搂在他脖子上的粉臂忽然滑了下去,转眼间一只软软地手儿隔裤握住了他的巨硕。
  「哗!」
  碧儿失声惊呼。
  「又怎么啦?」
  紫儿问。
  「这儿有条蛇哩,大得好吓人,给我捉着了。」
  碧儿笑嘻嘻道。
  「真的?在哪?」
  紫儿又问。
  「这里,小白哥哥的下面,啊!它还在反抗耶!」
  碧儿咯咯娇笑。
  「我来帮你。」
  紫儿道。
  于是又有一只软绵暖滑的手儿搭上了小玄的「大蛇」一下子就捉握住了它的头部。
  「啊!这……这么大,果然好大!」
  紫儿低呼。
  「而且还很长勒……」
  碧儿轻喘道,手儿上上下下捋捏个不休。
  「住手!」
  小玄闷哼着警告。
  但姐妹俩充耳不闻,四只滑嫩如酥的手儿依旧肆无忌惮戏耍不休。
  「脑袋真大,嘻,它还在跳哩!」
  紫儿低笑道。
  「好硬……好有劲……」
  碧儿舔着舌儿喘道。
  「呜……这两只小妖精实在……太过分了……」
  小玄百脉贲张,大口大口地喘气,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洞中突然大乱起来,只听紫儿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姐姐?」
  碧儿叫到。
  黑暗中响起一片悉悉索索的解衣声。
  「小白哥哥?」
  碧儿又叫。
  回答她的却是小玄的重重粗喘。
  「呀!」
  紫儿倏地悸啼,声音颤得不成样子。
  「怎么啦?你们在搞什么鬼?」
  碧儿问,探手摸去,就触着了一个绷如铁铸且在不住振动的背膀。
  「唔……他……他……」
  紫儿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
  「他干嘛?」
  碧儿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他在欺负我!」
  紫儿嘤咛,声音腻得似要滴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