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媚兔沈好

时间:2018-02-08 将车停进地下车库以后,顺车库里面的小门,黎书记将身边的沈好带了豪华的大别墅。跟在身后的沈好这个大美人儿二十四五岁上下,一身还是下午去县接待办的打头,一头及肩秀髮飘逸摆动着,娇媚甜美的面庞,淡妆后犹如清水出芙蓉。身着一件白色的掐腰真丝短袖衬衫,领口繫着一条淡紫色丝巾,下身则是一条高腰百褶款的黑色雪纺A字裙,高膝的蕾丝裙底花边随着双腿的迈动,伴随着翘臀在微风中优雅摇摆,两条肉丝玉腿雪白而修长,脚踏黑色的高跟凉鞋,整个人显得俏丽娇甜而又清新可人,如同仙女下凡一般,超凡脱俗得令人眼前豁然一亮。
  不过这个大美人儿沈好一进来,尚且震惊于豪华的别墅和奢侈的装修时,已被带到独栋别墅的二楼,靠里就是主卧了,打开衣帽间里的一只精工定制的大衣橱,里面赫然挂着两套极其性感妖冶的轻薄露透服饰。
  「兔、兔女郎?兔女郎的衣服?」以前沈好只在电视里看过,第一次见到粉色和黑色的真实版两套情趣制服,梦幻与现实猛然交错,让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兔女郎服是很可爱没错,但这胸口的布……也太少了吧?那两团肉根本遮不住嘛!还有,裙子这么短,不要说雪白的大腿,连屁屁都快要露出来了,就跟没穿一个样。这两套性感的装扮让身为女人的沈好羞红了脸,但黎再清黎书记还是一派泰然的样子。
  「怎么样?好看吗?这是我按你的身材特意订製的,今天才刚收到,喜欢吗?」黎书记顺势搂住她的腰,带电的大手抚摸着她高腰百褶款黑色雪纺A字裙下面雪白而修长的肉丝长腿,轻轻揉捏着。
  「一套黑色的,一套粉色的,特地为你準备的,好儿你喜欢吗?」黎书记的唇由沈好的耳边一直游离到了樱桃小嘴,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的红唇。手撩开领口处的淡紫色丝巾,伸进她白色的掐腰真丝短袖衬衫,覆上她胸口高耸的乳峰,薄唇含住了她的舌头肆无忌惮地纠缠勾引,狐狸偷到鸡似地奸笑。「沈好我的乖乖儿,我可爱的小兔子,好好选一套穿上打扮给你老公看看,穿上黑色的那套就只黑兔儿,穿上粉色的就是只粉兔儿,呵呵。」
  他一边吻着沈好,一边观察她的反应。这个节目是他特意準备的,有两个目的,一是他自己就特好这一口,一直梦想着能有一天豢养个绝色娇媚的兔女郎,二是变着目的羞辱沈好,让她知道不管在外面她是选美佳丽也好,接待办的头号大美女也好,在家里都只不过是自己一个玩物,只是比较好玩而已,怎么着都得听自己的。
  见沈好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他更加卖力地挑逗着,引得她阵阵颤慄不住地呻吟,「老大……别……」沈好的脸涨红得厉害,面对衣橱里的两套兔女郎制服,她真的是不知所措,很希望自己能够消失,不必再面对这个难题,不必再忍受这折磨人的春宫秀。
  「那、那个……我能不能不穿呢?」她压低着声音问道。「我不要兔女郎装!这衣服穿着太羞人了,而且这么小。这都是些小女孩子穿着玩儿的,人家这么大了,穿起来像什么样子啊?」
  想到自己要被迫穿上这低胸吊带绒毛边的超性感短裙和丁字裤,再戴上这怪模怪样的两只大兔耳朵,屁股后面还要插条兔尾巴在男人面前献媚,身为选美佳丽县接待办副主任的沈好真有些不寒而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了。
  「呵呵,既然进了这个家,成为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话,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了。」黎老大边说边玩弄着沈好胸前丰耸的奶子,引得她全身一阵颤抖。「我要你当我的私人兔女郎,呵呵,专属我的一只媚兔子。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粉色的还是黑色的?」
  发源与美国花花公子的这些女孩被称作「兔女郎」~~她们都是美女,穿着性感的低胸露背装,戴着兔子耳朵头饰和尾巴饰物,在人群中穿梭,送上美味的酒水和点心。后来兔女郎也风靡日本,头戴兔耳帽,身着泳衣,具有曼妙身姿的「兔女郎」一直热力活跃于日本影视文化、娱乐业,「兔女郎」于日本成了可爱、性感女郎的代名词。
  而今天,在自己的一再强求下,被收为囊中之物的沈好别无选择中终于还是屈服了,忍着羞在两套兔女郎装中选了一套。于是在晴川郊外高档别墅区的隐秘空间里,黎再清这个晴川县的老大终于在他的有生之年,用晴川佳丽大赛的选美亚军,县接待办最美最艳的一枝花,漂亮娇媚、成熟诱人的绝色尤物打造出一只属于自己的媚兔沈好。
  沈好最后选择的是那套黑色的,粉色的可爱虽然可爱,但实在太过嫩气了,穿上后男人虽然会感觉异常的冲动,但自己感觉会怪怪的。不过黑色的这套穿上身以后,不仅没有庄重之感,反而让她在面前这唯一的观众面前表露出她内在的性感和骨子里的风流艳丽。
  沈好被黎书记给上下剥得一丝不挂,然后当面由这大美女表演裸体穿衣。首先递上的是一条昂贵的蕾丝内裤,三角T裤的低腰造型、贴身的流线款式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都羞涩不已。正面蕾丝镂空处那牡丹形状的刺绣花纹尽显着妩媚和高贵,而裆部则是半透明的薄纱裤底,套在身上时能隐约透出黑色的阴毛。如此款式和创意,任何一个穿上它的女人,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时都会觉得面红心跳。
  「这么性感的蕾丝内裤,普通的商店根本买不到。」黎书记嘴角泛起一丝嘲笑,「不过这是高档货,好儿你套在下体上紧包住屁股和阴户,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猿意马热血沸腾的,对吧?」黎书记一边玩弄欣赏着这条内裤,一边瞟了一眼前方大美女那圆滚白皙的屁股,好像在想像这内裤包裹着屁股的样子,「也只有这么有品味的高档丝裤,也只有我们家好儿这样高雅的大美女才可以配得上啊!」
  「老大,别这么说!」羞愧难当的沈好脱口道,「羞人答答的,哪里是平常女人穿的呢!」「哪里,我就喜欢你穿这个,以后要经常穿给你老公看!」黎书记指点美女激扬人生,心中一片畅快。「不!我不能!我……」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沈好羞耻地将想要争辩的话又嚥了回去。
  虽然黎老大内定为自己的老公,但两三天以前还是一个陌生男人,如今却要她当着这个老男人的面,穿着这条春情无限的内裤,让他肆无忌惮地从每个角度将她下体的无限春光仔细欣赏个遍,她觉得真有些无地自容。
  但这其实才是刚刚开始……。
  这条蕾丝小内裤欲掩还露地勉强挡住了下面羞处,然后是内里真空地耸着一对又白又挺的酥奶子套上一条低胸吊带白色绒毛边的黑色超性感缎子连身短裙,裙子后面耷拉着一根白色的绒毛兔子尾巴,接着是白色羊绒小颈饰,加上一对白色羊绒腕套,最后戴上毛茸茸的两只白边黑色大兔耳朵,两条修长玉腿套上白色蕾丝边的长筒丝袜,再穿上一双黑色小圆头细高跟鞋,整套服饰相映成趣蕴含着一种神秘的诱惑,让沈好整个人看起来娇甜而迷人,修长而高雅。
  沈好这个光溜溜的绝色大美女当着自己的面一样样套上这件露肩性感兔女郎装扮,再丝袜勾魂秀大腿后,缓缓蜕变为一只男人的宠物,面对这只美艳娇媚而又可爱至极的兔女郎,实在让黎再清心潮起伏遐想无限啊!
  也许很难有一种服饰能把两样完全不同的感觉给表现出来,兔女郎装就可以把娇媚可爱和美艳性感两者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且结合得并不生硬。所以很多娱乐圈的女星们也很青睐兔女郎打扮。
  黎书记其实非常好这一口,甚至于他曾考虑过让黄山在这次选美比赛中加入一个兔女郎装比拚,来考验晴川佳丽的综合素质,不过想起来实在过于惊世骇俗,最终才不得不作罢,最后只好在沈好这名被自己私人收藏起来的选美花魁身上获得一种终极体验而已。
  是啊,穿上这套白边黑底的美女怀春兔女郎装,毛茸茸的雪白质感和大美女的粉嫩娇媚互相辉映,沈好变身为一只属于自己的绝色兔女郎,不过这身打扮亮相出来实在是性感妖冶而又冰清玉洁、柔美妩媚,让人心生疼爱,黎书记不由得为这只媚兔而惊艳!为她而癡狂!
  黎老大毕竟还是上了岁数,面前活色生香的大媚兔横空出世后,直接消受起来说实话是有些难度的,但这绝对难不倒晴川老大,于是牵着娇羞美艳的大媚兔来到客厅,黎老大在这里请出了第二套杀手镧~~溜超级麻古。
  沈好以前在龙凤别院的时候虽然偶尔也玩玩这些,但超级麻古还是新东东,要知道,这种兴奋剂刚上市,在整个晴川都极其难得,而且昂贵之极,一小粒都要上千元,一般人想都不敢想。但物有所值,且不说它的效用极佳,一小粒就可以让你攀上兴奋高峰五六次,最重要的是没有平常兴奋剂的后遗症和副作用,兴奋过后不留痕迹。
  黎老大最后打开客厅的三星液晶五六吋大电视,放上第三套杀手镧~~超级诱惑的A片。在极其诱惑刺激的声色陪伴下,在超麻的空前刺激下,沈好这只大媚兔终于放下了矜持彻底抓狂了,既然上了贼船,也就不得不死心塌地起来。
  黎老大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微微侧目面前这位性感妖娆的女郎将男人慾望的视线左右拉扯着。「黎哥,爱我!」这个穿着黑色性感短衣裙,黑色大兔耳朵,白色尾巴,白色蕾丝边长筒丝袜,再蹬着一双黑色小圆头细高跟鞋,身材火热的妩媚绝色兔女郎娇滴滴地站了过来,端着杯红酒扭到了黎老大面前,以极其媚惑的姿势坐上他的大腿,一条修长而高雅的长腿还环在了他的腰上。
  超麻的强力刺激,加上三星大屏幕上的刺激画面和声音,大大刺激了沈好这只媚兔女郎的爱慾,她显得焦躁难耐,不住伸出舌头舔舐黎老大的脖颈,舌尖甚至在他的右耳轮廓内打转儿,极力刺激着他。
  怀里这只清纯中透出美艳,可爱中夹杂性感的妩媚大肉兔儿,撩拨男人的慾望不住大摆媚姿搔首弄姿,散发出风情万种,性感妩媚诱惑人心。
  虽然被强迫扮演兔女郎是出于黎老大的一种特殊猎艳情趣,但此刻春情大发的媚好儿却情慾陡升,紧抱自己的男人开始主动出击。坐在黎再清大腿上研磨着的兔女郎沈好,丰腴的臀部底下开始湿润并渗出水分。
  「沈好,你这只媚兔子好骚!」黎再清将整个头埋入媚兔沈好这个娇柔白皙兔女郎的胸口,「黎哥,人家好骚还不是因为你好坏!」沈好骑在他的大腿上,不住研磨着臀部,即使隔着衣物都能感到一大片潮湿和春情扑面。
  「给我一只乾净的空杯子。」两人纠缠了一会儿,黎老大突然说了句。而他怀里的媚兔沈好却眉头一皱,努了努烈焰红唇。「黎哥,我也想要你了,来吧宝贝。」她暧昧地说着,同时右眼对黎老大放电眨了一下。
  沈好这只大媚兔完全误解了老大的意思,以为在对她性暗示,用空杯子比喻女人温热湿滑的雌性器官。「噢,心肝儿,我感觉有些口渴,给我到冰箱拿瓶农夫山泉和一只空杯子。」老大解释并支使怀里的大美女,口渴是吸毒以后的正常感受。
  沈好起身走到客厅的冰箱,打开后拿出一瓶冰镇农夫山泉,踩着台步极具诱惑地走了回来。然而她却没有拿杯子,而是轻轻打开农夫山泉含了小半口冰水,然后放到桌上。
  她忽然俯下身子在黎老大右侧脸颊吻一下,低胸吊带白色绒毛边的黑色超性感缎子连身短裙里面撅起的粉红奶头,故意挑逗似的磨刮到他的下巴。这个皮肤白皙、面孔妖娆的兔女郎,像吃了过量春药,虚瞇双眼嘴巴呢喃着往男人的怀里钻,使劲儿蹭个没完。
  突然她咬住男人的嘴唇,用自己的红嫩舌头撬开,将口里的冰水度了过来,唉,这口水的滋味才真是「农夫山泉很有点甜」啊!
  「黎哥,沈好就是你的空杯子,让我用嘴巴餵你喝。」这个细腰丰臀的艳丽美人儿,伸展着玉臂挂在男人脖子上,清秀妩媚的脸上透着风情万千。「爽吗?」媚兔沈好极尽魅惑之态,眼神迷离地注视着黎老大,彷彿要用她的眼睛将他燃烧起来。
  兔女郎用半呻吟的声调说着,双眼直勾勾望着男人,她挑逗着伸出舌头,舔一下微翘的性感红唇。同时细长的玉臂也探了过来,在他胸前抚摸。「来吧老大,你简直让我发疯了地想要……」媚兔女郎沈好的眼神儿更加迷幻,几乎开始呻吟。
  她垂下娇软的左手,隔着裤子上下细心地抚摸黎老大的器官,等着摩挲刺激勃起后,便不顾一切地掏拽出来。然后,她骑了上来,伸手抠摸着胯下那条昂贵的蕾丝内裤,三角T裤的低腰造型、贴身的流线款式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都羞涩不已,正面蕾丝镂空处那牡丹形状的刺绣花纹尽显着妩媚和高贵,而裆部则是半透明的薄纱裤底,套在身上时能隐约透出黑色的阴毛。
  大媚兔沈好把丁字型的小丝裤朝一旁略略一扯,然后整个丰腴鲜润的屁股便完全了坐上去,扭动了一下腰身缓缓下来,于是阴户轻轻套弄了一下身下男人粗涨的阴茎。「啊!爽死了……」媚兔沈好顿时满脸的满足与沉迷,「啊!黎哥,我的宝贝儿,你太刺激我了,我受不了,今晚你是我的。」
  黎老大早已欲仙欲死魂飞魄散,任自己身上的女人带他飞往极乐世界,他充分感觉到身上女人那癡迷于超强刺激所流露出来的极强性慾。
  就在这张沙发上,春情大发的媚兔沈好,这个晴川佳丽形像大赛的选美花魁,县接待办绝艳一枝花,声名远扬的万人迷小陈好,骑在黎老大的身上沉沦于无边肉慾,好一阵阔疆纵马迅猛颠簸,似乎永无休止、永不罢休……。
  比赛过了两天后的下午,黄山将喻沁甜带到了龙凤别院,请进了自己办公室。先聊了一些家常话儿,漫不经心中很艺术地问到沁甜的父母和家里的情况,沁甜提到父母离婚的事情,又毫无城府地说到地委组织部周叔叔在自己生日时送礼的事情,这让黄山一下心里就有数了。
  于是,他拿出一份协议书请喻沁甜过目:「喻小姐,我想请你出任龙凤别院的形像特使,我们愿意为此每年支付给你二万酬金。」
  喻沁甜淡然一笑:「谢谢黄总的赏识,这的确是份很好的差事,只不过我还是在校高中生,还没完成学业,恐怕无法赚这份钱。」
  黄山故作真诚地说:「喻小姐,你先仔细看看合约再说好吗?这上面没有哪一项条款对你不利。我知道你还在中学唸书,这是好事啊,我就欣赏有气质有修养的女孩子。对那些只长了一副漂亮脸蛋没有智慧没有内涵的女子,我向来是看不上眼的。你做我们单位的形像特使,并不需要到这里来上班,只不过在必要的时候需要你协助拍些平面广告,或在新闻媒体上亮亮相,提高我们龙凤别院的知名度。我们承诺:我们安排的时间一定会首先徵得你的同意,绝不会跟你的学业和生活发生冲突。你看这样行吗?」
  喻沁甜仔细看过协议书,见对方开出的条件的确很优厚,而且处处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同时她见黄山一脸的真诚,便答应了下来。
  她现在非常需要一笔钱来完成自己的学业,同时回报父亲的养育之恩,另外有了钱,她还打算给父亲出本诗集。父亲写了许多诗,但由于中国诗坛现在实在是太不景气了,他的大多数诗作都养在深闺人未识。
  喻沁甜最终答应了出任龙凤别院的形像特使,她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人人求之不得的机遇。儘管她也隐隐觉得黄山的真诚和和善的面孔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
  见喻沁甜提笔在协议书上签了字,黄山得意地笑了。他清楚只要喻沁甜接受了他的条件,他今后就有更多的理由和机会接触她,等她毕业了弄到别院来上班,当办公室文员或自己的贴身小蜜,商旅秘书、随从秘书、伴游秘书啥的,既然不能用强就小火慢炖,一定要攻克这个佳丽大赛的冠军的堡垒,黄山对于自己这方面的能耐向来是深信不疑的。
  送走了喻沁甜,回到自己在龙凤别院贵宾楼深处的专属豪华套房,黄山心情还是不错的。打开苹果IPOD和套装音响,没多久,就传出一首熟悉的旋律,正是糖糖乐队那首红得发紫但又上不了檯面的《你抱着别的女人入睡》。
  你抱着别的女人入睡/我的心摇摆不睡/心痛是你的一倍/如果可以做到不伤悲/拿什么换都无所谓就让思念独自远飞/忘记你是我的谁/也许这是老天在指挥/不让我再受这个罪你抱着别的女人入睡/她又在你的怀里沉醉/那熟悉的镜头乏味/我突然间有点疲惫求求你不要再想着劈腿/不要在我面前依然虚伪/孤独了夜虚幻的醉/曾经我们的爱情很美听到这里,尤其是最后那句「曾经我们的爱情很美」,让黄山心情有些郁闷起来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静静坐了会儿,随手拿起一本官场权谋的书来看,可心绪却始终不宁。
  最后还是躺到了床上,忍了一会,终于克制不住从枕边拿出一本有些厚重但封面已磨得有些陈旧的相册影集,打开它,一个属于潘冰冰、沈好和自己的私密世界由此启封。
  生活照、工作照、旅游纪念照和私密艳照,一页页翻过,潘冰冰和沈好两大美女洁白无瑕的肉体便赤裸裸展现在眼前,但见她们两人体形匀称、曲线婀娜、肌肤细腻滑嫩、双峰挺拔玉立、小腹平坦光滑,还长着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花容月貌配上魔鬼身材啊,这两盆艳冠群芳的牡丹娇花,自己此刻赏鑒起来却感到一种真切而揪心的痛。
  黄山渐渐看得口乾舌燥,暗暗惊歎于潘冰冰的美艳性感,甚至发现沈好都居然如此妩媚迷人,奇怪自己以前怎么没感觉到,心中便升起了一阵火,随即迫使自己打住。一页一页翻看下去,直看看得血液翻涌、情慾顿起,彷彿潘冰冰和沈好这两大尤物就在眼前摆出各种惊心动魄的勾魂姿势,不停腻声轻唤着自己的名字。
  还好,一本终于看完了,赶紧掩上收起。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暗骂自己多少有些卑鄙无耻,拍了这两大选美花魁的裸照不说,还做成这样的相册,如果让黎氏父子知道了,或者流落到社会上去,让这两大美女还怎么做人?
  这边黄山正心烦意乱,那边媚兔沈好却笑嘻嘻跟黎老大道:「你说说,黄山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这么多男人喜欢我追求我,他却偏偏死宠着那个潘冰冰。」黎老大边挺动下身边道:「很正常啊,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人家冰冰是黄山的西施,不过都是我的人了还这么惦记他,难道他是你的西施吗?」媚兔沈好被干得唧唧歪歪地哼声道:「我正烦他呢,还西施,西施能长他那小样儿吗?歪瓜劣枣的,比小瀋阳还腻味人!」
  黎老大一把抱住媚兔沈好,开心地笑道:「原来我的好儿也会小心眼,其实只要把你老公伺候好,他黄山算啥。晴川谁老大?哈哈,我是老大,你把我弄好了,弄舒服了,哈哈,你就是老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个「老大」入耳顿时触动了媚兔沈好的灵感,她惊喜地想:「对呀,自己骑马找马,有黎老大在身边,还跟黄山斗啥闲气呢?他只是自家门前养的一条狗,想怎么踩就怎么踩的。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之前的脑子全白费了!」
  于是她高兴地给了黎老大一个香甜的吻,嗲声道:「黎哥,你真好!」抑制不住兴奋,热情地纠缠着黎老大,娇喘连连,声声浪叫,惹得黎老大实在把持不住,抱住媚兔沈好转战到卧室床上,两人辗转粘磨,激烈交战起来。
  此时的媚兔沈好精神亢奋,情绪激昂,黎老大根本不是对手,没几下就被她骑在了身下。可怜的黎老大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居然受此胯下之辱,却还得嗯嗯呀呀表现出颇为快意的样子,这现实是不是残酷得太甜蜜了呢?
  媚兔沈好才不管黎老大是何感受,激情肆意、连绵不绝地施展出十八般武艺,直把黎老大降服得服服帖帖、躺在床上动荡不得,这才心满意足了。
  这个妖娆勾魂的兔女郎,在和用春药毒品啥培育出来的强悍老男人黎再清的厮杀中,获得了强烈快感,而且高潮了好几次,不过黎老大虽拥着香艳媚兔享受了她全身上下的娇艳芬芳,两人大干一番后餵饱了自己的生理需求,但却有些不爽,毕竟自己还是不怎么习惯于女人主动而自己被动接招。
  「沈好,离开黄山是你的福气,也是我的福气,真要感谢上天的特殊关照。以后听老公话,给老公干,弄爽了这晴川就是你的了。」高潮几番大大满足后的女人,一脸娇媚姿态,她从男人的大腿上缓缓抬起丰腴潮湿的屁股,乖顺地点了点头,理智也清醒了很多。
  精神抖擞地翻身起来,哼着快乐的歌谣到浴室洗澡。或许是刚经过男性荷尔蒙的滋润吧,脱去兔女郎装的沈好有如神助,脑袋瓜灵光之极,在温暖的「雨丝」里没几分钟,便谋算好了收拾黄山的计策。
  也无心再洗了,稍稍擦乾了一下身子,裹着浴巾,走到床边,见黎老大已经香甜地睡着了,俯身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转身看了看,瞧见黎老大的手机在床头柜上,伸手拿过来,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小心地带上门,到楼下的大厅里坐下,而后拨通黄山手机。
  电话里立马传来黄山谄媚的声音:「是黎书记吗?」「刚才忙活了半天,黎书记正休息呢,我是沈好!」「啊,啊,啊!沈好,不,黎夫人啊,呵呵,找我有什么事儿吗?」黄山惊喜地道。
  媚兔沈好咯咯一笑,道:「本来没事的,可刚才我家老黎说他想吃你们龙凤别院大厨做的那道名菜~~黄焖鱼翅,让你安排做了立马送过来。」听到这里,黄山感到有些为难起来,不过口里还是毕恭毕敬的,「黎夫人,为书记效劳当然是小的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不过这黄焖鱼翅需要泡发,不是说做就可以立马做出来的!」
  沈好听到这里,心里暗自偷着乐,但电话里却发起了雌威,「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难得我开口叫你办一点小事,你居然办不到,是不是太对不起我了吗?算了吧,这不行那不行的,我这就给黎书记汇报去。」
  听到这里,黄山顿时急了,连忙低声讨饶,苦苦哀求,沈好这才答应让他到餐厅去自行搭配一桌精緻的餐宴送到黎书记别墅处。
  这么一打一拉,黄山终于大喜过望出了一口长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以为一切没戏了,正自伤心不已,哪知峰迴路转,突然又有了转机,一时间只觉得天底下再也没有比沈好更好的人了,于是感激涕零地道:「谢谢,谢谢!沈好,啊不,黎夫人,非常感谢!我马上安排,并亲自开车给黎书记和你送过来,保证送到时还是热腾腾的。」
  沈好暗暗冷笑着心想:「谢谢?谢谢我如此折磨你,其实都是熟人熟事了,倒也不用如此客气。」嘴里却亲热地道:「哎哟,小黄,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呀?以后呀,黎书记需要啥我就直接给你去电话了,我们也不想麻烦别人了。」
  黄山心里却说不出个味道,酸甜鹹淡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随口回了句,「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什么一家人,我和我们老黎才是一家人!」沈好言语中毫不客气地收拾了黄山一下,顺便出出心中憋久了的恶气。
  沈好听着黄山语无伦次的样子,得意地撇着嘴,最后淡淡恭维了他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开心地在厅里来回走个不停。乐了会儿,这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有所得必有所失,沈好在黄山等外人面前可以藉着书记夫人的名义颐指使气大发雌威,但在黎老大面前,也不过是只优雅妩媚、长着一张娇美脸蛋儿一副迷人身段儿、丝袜勾魂秀大腿高跟撩情迷人心的雌兔儿而已,而且还要按照自己男人的命令,轮换穿上不同款式的性感内衣,不断採取着闻所未闻的姿势,一次次地与黎老大共赴高潮,这样的场景如果让外人知晓了,恐怕也会感歎不已啊!
  而且,除了毒品春药黄片婊子般的情趣内衣性感丝袜和高跟鞋,黎再清还专门喜好些辅助器械,五花八门名目繁多,而且很多都是电动的,当然这些东西原本是为患有性功能障碍的男士所用的,但在这里却被他用来大肆玩弄沈好,这就属于先天性的心理障碍,而且是娘胎里与生俱来的,没有办法的事情。
  沈好下海当黄山的姘头有些日子了,属于久经考验的老战士,多么残酷的妖精战争场面都经历过,她早已不知道什么叫作畏惧,但在黎老大这里却是个纯粹的新兵蛋子,有时被捆成麻花一样绑在床头上,被折磨得时而飘飘欲仙,时而死去活来。这东西被人美化为SM暴虐美,极易上瘾的,这是一种极为变态的享受,男女在这个过程中享受摧残、享受折磨、也享受蹂躏。
  有人说这纯属兽性大发,但是野兽是绝对不会玩这种花样的,这纯粹是对兽类的「兽身攻击」,属于造谣诽谤,是对兽类的侮辱。
  人,有时其实比野兽坏多了……。